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时中的一星:牛汇:落败的民主党不愿入新政府 意未来政局险象环生

文章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time}   【字号:         】

     一直被怒火烧坏了脑子的羽落雁也总算是回了神,她开口说:“小夜,算了,我相信廷枫是不会喜欢她的。”之后怒瞪了林可杏一眼。林可杏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就是北极星啊?我看到了!”在许凡天那可以媲美一个月没修理的胡子一样的短发长成碎发的时候,他们已经爱的如胶似膝。“放开她!”来人狠狠一个手刀打在那人手臂上。“靠!八成是趁着羽落雁生日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去了!真的是太贱了!”陈佳一恨的牙痒痒,又是一个重手拍在陈麦克肩膀上,差点把他打的内出血。羽落雁看她这种油盐不进的样子就很生气,何况之前在病房她那样拉下脸来求她,但林可杏都不愿意搭理她一下,这让她内心非常受伤。

     “北极星控制不住对她的爱恋,但是每一次他想要找她说句话时,女孩的态度冷漠的像冰锥扎入他的心里。她的每个动作、表情、眼神都像把无形的利刃,一刀一刀的扎入北极星的内心深处,刺破了北极星上一世的回忆。”袁守晟撑直了身体坐着,双手环膝,眼睛直视面前的浪拍海岸。“好残忍啊,分手的理由有千万种,但究其根底都只是不爱了而已。”林可杏再次望向北极星,对他的悲剧爱情故事寄予无限的同情。“没事,刚出去走走的时候正好碰上羽落雁,她打了我一巴掌,算是替宛廷枫讨回去的。”袁守晟一路将她送到宿舍,两人有说有笑的,看上去相处一个晚上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那天分离之后李朵径自去了图书馆,她口里虽然说着要去图书馆邂逅一个帅哥回来,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简单的想要借阅几本书籍而已。但宛廷枫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不依不挠,“然后呢?”

     “刘玲娥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已经经不起半点折腾了。不管她是不是一个惯偷,至少我不忍心再去伤害她了。网络上的东西可信度有待商榷,在真相没有到来之前,我除了相信她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喜欢。”她满脸羞涩的笑着回答,之后便把脸埋进了臂弯,任凭其余三人使劲的挠她痒痒也不肯抬起头来。一时之间,让她们摸不透他对林可杏是接受还是拒绝。但是为了姐妹的幸福,她们决定不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刨根问底也要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林可杏,不然今晚蚊子白喂了。“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给我看看额头,”说着陈佳一就拿手去试林可杏额头温度,“没有啊,正常的很啊!那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一天天魂不守舍的,昨晚大半夜突然坐起来嘟囔了几句,人都被你吓死了!今天吃早点的时候又猛倒酱油,还生生的吃完了一大碗酱油面汤,完了还跟我说那是醋!”这个笑刺激了羽落雁,她更加愤怒,拉起林可杏的衣领咆哮,“你笑什么?林可杏,有什么好笑的!”“啊?”林可杏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巴,想笑,又不敢笑。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颖儿约会去了,朵儿也约会去了,佳一去上跆拳道课了,她下周要考级。”

     一阵哄闹的大笑声在天空色的寝室里格外的清脆。整间屋子里,无论是纯白的发亮的能倒出人影的地板,还是粉红色上下结构的卡通床,都在轻轻的幸福的发笑。一切发生的太快,一只耳朵传入的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另一只耳朵传来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两股不同的声波在林可杏大脑中碰撞,摩擦出激情的火花,将她整个人烧的发烫,脸色也如同不肯褪去的夕阳般艳丽。宛廷枫笑了,笑的很明媚,笑的很宠溺,笑的很好看。这样一来,林可杏她们也没有了练习啦啦操的兴致,李朵拉着她们几个无趣走了,大家赶紧回去商讨下怎么帮林可杏追宛廷枫。果然,林可杏欲言又止的憋过了三棵树的距离。“谢谢,我没事。”刘玲娥自始至终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但她那副表情又让人恨不起来。

     “我是拿《茶花女》好呢,还是拿《百年孤独》?”本书纵横中文网首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眼看着宛廷枫就要跟她擦肩而过,林可杏情急之下伸出一条腿,用力的搭在讲台上。李朵儿得意的笑着。“噢?这样吗?”灯光下他的眼里有着温暖的光亮,让人沉沦。她的心,被锁在他的眼里,随着眼球的华光旋转,转晕了,出不来了;或者,本就不想出来。

     李朵儿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后,再次被惊呆了!“昨天大家怂恿宛宛去给羽落雁表白,那种场合实在是骑虎难下,换做是我,大概也就半推半就的认了这个女朋友。但是宛宛不是一般人啊,他愣是硬气的拒绝了羽落雁。可能是谁理解错了意思,以为昨晚是宛宛表白羽落雁吧,要不然可杏也不会消失。”羽落雁将双眼眯起来,恨不得用喷火的眼神烧死林可杏。“没事,刚出去走走的时候正好碰上羽落雁,她打了我一巴掌,算是替宛廷枫讨回去的。”“要是没什么问题就不用再去拍片了。”医生让林可杏先观察看看,他在叮嘱了注意事项后,就去外面看诊了。如此熟悉的声线,熟悉的音色,熟悉的嗓音,是他的!他表白了,他对她表白了!围观的群众一阵哄闹声,有的鼓掌,还有的吹口哨。大家似乎对这个结局都很高兴,只留下场外的林可杏孤独的站在夜色中,破碎到让人心疼。




(责任编辑:林维康)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